e data-vue

一个帝国的皇权如何保证,始终都是帝国的核心问题,强大的罗马正是在皇权与各方势力不断拉扯中,造成了一个强大帝国的分崩离析。

罗马的五贤帝时期,由于皇权与军队以及元老院的矛盾已经极其尖锐,但是由于五贤帝拥有良好的个人品质以及强大的政治能力,罗马帝国内的各个政府组织暂时没有表现出对帝国的反抗心理。五贤帝通过税收以及土地奖励军队,获得了军队暂时性的忠心,表面上帝国进入到了繁荣复苏的状态,实际上罗马内部的核心矛盾始终没有得到解决,军队与皇权不断积压始终等待着爆发点。

五贤帝时代结束后,接受罗马的是康茂德皇帝,此时的皇帝只有不断的讨好军队,保持军队的忠心才能保持自身的统治。康茂德清楚的认识到了罗马帝国的弊端,并采用强硬的手段来削弱军队的特权。康茂德成长在五贤帝时期的余威下,受到五贤帝的影响,康茂德是有治国之心的,但是军队在利益受到威胁后,很快意识到皇帝的才疏学浅,并刺杀了皇帝。罗马

康茂德的继承者为了宣泄心中的怒火,在上位后对军队进行了严厉的惩罚,但是刚上位的继承者高估了自己手中皇权的分量,同时也低估了军队的决心。在利益再次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军队迅速的对皇帝进行了谋杀。谋杀成功后,军队意识到继承来的皇帝为了自己的地位会不停地削弱军队的特权,军队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自己选出满意的皇帝来保障自身的特权。于是出现了罗马史上荒唐的事件,军队将皇帝的位置拿出来进行了拍卖,如此,军队得到大量金钱中饱私囊,并且通过此种方式上位的皇帝只能受到军队永远的胁迫。

拍卖选皇帝的荒唐方式很快受到了罗马下属行省的反对,皇帝位置空悬,有些行省的军队首领出现了“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想法,三个行省的军队首领自拥为帝,罗马的内战爆发,最终名为塞维鲁的将军成功上位。罗马进入到了塞维鲁王朝,并且国力得到了进一步透支。塞维鲁是在手下士兵的帮助下成为罗马皇帝的,在罗马帝国时期没有杀功臣的习惯,这点还是比较够意思的,但是现实是,想要讲兄弟情义就必须付出代价,塞维鲁统治时期对军队过分的偏袒,大量的税收被用来补贴军队,造成了帝国财政的危机,军队是个喂不饱的无底洞,整个塞维鲁王朝时期都伴随着无钱可用的尴尬境地。为了保证财政,皇帝做出了第一个愚蠢的决定:大幅度提高税收,在过去罗马的收税官是个悠闲的差事,帝国赋税不高,收税官从平民哪里收到的税收一部分还能用来整治自己的辖区,但是随着税收的提高,收税官从平民哪里收不来足够的税收,就只能用自己的金钱补贴。很快收税官成了一个唯恐避之不及的职位,这从根本上动摇了罗马的财政来源,透支强大罗马帝国的生命力。为了保证财政,皇帝做出了第二个愚蠢决定:扩大公民权利,原本的东方行省的自由民是不具备公民权利的,帝国为了增加税收给予这部分人群罗马公民的身份。这个决定很快就让罗马付出了代价,自由民在获得公民身份需要正常缴纳税收,同时也获得了罗马公民的权利,原本西方说拉丁语与东方说希腊语的人群都存在着隔阂,东方的希腊语人群获得了公民的自治权后将这个隔阂进一步扩大。这次影响是深远的,塞维鲁王朝的政策也后来罗马的分裂埋下了祸根。凝视深渊的同时也会被深渊凝视,依靠军队上位的塞维鲁家族很快受到了军队的反噬,接下来的几任皇帝全部死于军队的刺杀。这就说明了我国古代杀功臣的行为是多么正确,这就是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精神,除掉功臣会让名声很差,但是皇帝的位子绝对香过虚假的名声。

塞维鲁混乱的统治,使得更加肆无忌惮,塞维鲁王朝结束后,罗马帝国已经千疮百孔,罗马皇帝对各个行省已经无法行使权力。在罗马的版图内开始出现行省宣布独立的情况,此时的罗马别说分裂为东西两部分了,眼看着气数将尽,被北方的蛮族和东方的波斯所毁灭。名为奥勒良的将军登上皇位,并依靠个人手段重新统一了罗马,这就是真正的力挽狂澜于既倒,扶之大厦于将倾!奥勒良延续了罗马帝国的气数,其继任者戴克里先开始着手于对混乱的罗马进行整治。

戴克里先上台后面对的又是开篇提到的问题,如何确保皇权的威严,以前的皇帝寄希望于士兵的忠诚,但是混乱的军队情况让戴克里先放弃了依靠军队保证皇权的选择。戴克里先采用了为皇权蒙上神的外衣,利用神的威严让军队产生畏惧,从而服从皇帝的管理。为了治理庞大的罗马帝国,戴克里先还创造了四帝共治的政策,将罗马帝国分为两个行省,两个行省分别由一对奥古斯都和凯撒统治。要注意这里的奥古斯都和凯撒并不是人名,而是职位的名称,戴克里先坚持为皇权披上神秘的色彩,因此用奥古斯都和凯撒的名称来增加民众的尊敬。四帝共治降低了统治难度,曾经一位皇帝完成的工作现在由两对奥古斯都和凯撒完成,但是这个制度进一步加剧了东西方的分裂,戴克里先以后的时代罗马的东西部已经各行其是,在税收和政治方面都是独立的个体。戴克里先退位后,罗马很快陷入了新的混乱,奥古斯都和凯撒为了权利进行了新的内战,最终在324年名为君士坦丁的奥古斯都重新获得了对整个帝国的统治。掌握皇权的君士坦丁,并没有加强皇帝对整个罗马的中央集权,而是最终导致了东西罗马的分裂。

君士坦丁大帝在位期间继续将皇权向神权方向靠拢,君士坦丁承认了基督教在国家中的地位,将自己武力得到的皇帝位置归功于上帝的恩赐,并利用基督教徒对上帝的信仰,来维持皇权的稳定。君士坦丁的此项政策成为了中世纪欧洲政教合一的起源,君士坦丁寻找到了稳定皇权的方式,接下来却没有做到防止帝国内部的分裂,君士坦丁执政期间制定的两项政策正式促进了东西罗马的分裂。首先是为了补充军队的兵力,君士坦丁允许蛮族大量进入到罗马军队,并且可以进入到军队上层,这位西罗马的灭亡埋下了伏笔。其次,为了高级官员的忠诚,君士坦丁允许帝国内部的高官拥有自己的免税领土,免除官员领土内的赋税,这个政策就如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君士坦丁为了官员表面上的忠诚,使得帝国税收不断缩减,其原因是,许多农民为了免除税收宁愿将土地划到高级官员的名下,利用他们的庇护来免除税收。此时整个罗马帝国的税收系统已经烂的透底,缺乏财政支持的帝国,走向分裂已经是必然的结果。分裂的开端发生在公元330年,为了躲避蛮族入侵的危险,君士坦丁在拜占庭位置上建立了一个新的首都-君士坦丁堡,罗马的首都地位开始转移到君士坦丁堡,君士坦丁大帝去世后,他的儿子继承了罗马帝国,这时的君士坦丁堡已经没有对罗马的管理权。公元395年,罗马皇帝狄奥多西逝世。他在临终前,将帝国分与两个儿子阿卡迪乌斯和霍诺里乌斯继承,随即帝国分裂为东西两部,东罗马定都君土坦丁堡,西罗马仍定都罗马。

分裂后的东西罗马仍旧频繁被蛮族入侵,东罗马由于君士坦丁堡优越的位置击退了一波又一波蛮族的入侵,然后得到了幸存,西罗马却没有这么幸运,公元476年日耳曼人奥多亚塞废除了西罗马皇帝,自此西罗马正式灭亡。曾经在屋大维手下环绕地中海的罗马帝国也退出了历史舞台,只留下拜占庭继承了罗马的精神。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ejinib.com/,罗马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