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帝国:如何用水库和大坝让中亚臣服多年?

然而,就是这样一块桀骜不迅的土地,曾经在波斯帝国的治下匍匐了数百年。除了个别小的风波之外,基本上都对波斯的中央王权都是毕恭毕敬。那么波斯人是用了什么手法,做到这一切的呢?

公元前330年,亚历山大率领的马其顿军队,从已经占领的巴比伦出发,挺进波斯帝国位于法尔斯山区的京畿重地。那里不仅是阿契美尼德王朝的龙兴之地,更是帝国行政首都与宗教中心的所在。

前一年就从两河流域向东逃窜的波斯君主大流士三世,此时并没有选择据守本土。他一方面下令在法尔斯山区进行了民兵动员,另一方则率领残余的职业军北上,在伊朗北部的埃克巴塔纳组织新的抵抗。不少来自中亚省份的勤王军,则开始向大流士的所在地集结。如果他的计划得以实施,那么孤军深入的马其顿人将遭遇进退失据的危险。既要在南方的山区遭遇顽抗,又会不断被从北方南下的波斯军队包抄。

然而,波斯人的计划很快就被用兵神速的亚历山大所破解。他先是在波斯门战役中,击溃了法尔斯本地部队的抵抗。接着,又利用波斯人修建的道路系统,迅速挥师北上。赶在大流士的军队完成集结前,兵临埃克巴坦城下。已经在两次交锋中落败的波斯大王,不得不带着数千残军逃向东方。他原本期望获得的外线优势,就这样被马其顿军队的内线机动所扼杀。

此后,亚历山大领兵追入中亚,希望以最快速度除掉波斯帝国的核心权威。大流士三世则因一系列不受自己控制的失败,而已经失去了部署的认可与忠臣。原本负责统领中亚事务的巴克特里亚总督贝瑟斯,公然谋反,并将大流士囚禁后杀害。接着,开始以阿尔塔薛西斯五世的名义,号召中亚各地的势力向他联合。

亚历山大继续以快速的追击战术,逼迫贝瑟斯不能有效集结军队。最终,篡位者自己也没有展现出任何能力,便被地方领袖出卖。但按照波斯传统处死贝瑟斯的马其顿人,却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中亚各势力的汪洋大海。其中即有定居化程度较高的南部山民,也有同北方斯基泰骑兵联合的索格狄亚那城市。

此后的数年里,亚历山大和他的军队都在中亚各地间来回奔波。他们需要花费很大力气去攻占不愿投诚的山间要塞。又不敢将部队过度拆分成小股追击力量,深怕遭到迅速集合骑兵围杀。马其顿军队在锡尔河战役中击溃了大量斯基泰骑兵,却因为追不上大批溃退的对手而只能面临更多袭击。

迫于无奈之下,亚历山大先是对曾经投靠大流士的希腊雇佣军也网开一面。让他们在中亚担负屯边任务。然后再与被俘的粟特女贵族罗克珊娜结婚。靠着这种连拉代打的方法,才将中亚各地的抵抗平息。

其实,在亚历山大大帝之前的两百多年,波斯军队一样在中亚损失惨重。开国君主居鲁士在征服了米底和吕底亚两大帝国后,挥师向东,进攻开化程度有限的亚洲腹地。结果是他们在当地,花费了比后来马其顿人还长的时间,才初步控制局面。

虽然中亚各地的原著居民,在语言、文化和血统上都是波斯人的亲戚。但分属不同阵营和势力的他们,并不愿意向同为伊朗系的西方强权屈服。居鲁士所到之处,都会遭到严重的抵抗。尽管相关的历史记载在波斯帝国灭亡时就消失大半,却在后人的记载中留下了蛛丝马迹。同时也被20世纪的考古学家所不断证实。比如曾是花剌子模地区大国的马伽特文明,就被居鲁士的波斯人完全摧毁。几个同属大花剌子模的王国或部落联盟,也被后来的波斯征服者给一分为三。分别隶属于巴克特里亚、阿里亚和索格狄亚那省。

就连居鲁士本人的死,也有多个版本出现。其中的大部分都直指中亚地区的战争。一个版本是这位波斯帝国大王,在同和印度王公联合的阿富汗人交手时,被长矛刺穿了肝脏。此后,有大量的斯基泰游牧骑兵还发动了对波斯人的总攻。这从侧面说明,波斯人在东方遭遇到了一个由广大东伊朗土著和印度人组成的“雅利安联盟”。战争的强度,远胜后来马其顿军队所遇的游击战。

第二版本则最为知名。居鲁士在晚年,为了维护帝国在中亚的统治而在此东征。最后却被马萨格泰部落的女王斩首,脑袋丢入了盛满鲜血的袋子。波斯军队则在战争中损失了20万有生力量。无论这个说法有多少戏剧化的加工,都反映了波斯人在中亚所受到的伤害。

帝国的第二位君主冈比斯死后,掌握军权的大流士篡位成功。很多先前被征服的地方,纷纷起兵抵抗新任波斯大王。除了米底和巴比伦等地方的反对派,大流士也在中亚多次作战。才让当地重新归于波斯帝国的控制。

这位后半生致力于加强中央集权的君主,开始对帝国各地的省份进行一次重大改革。涉及的方面包括了行政、军事和经济建设,但目的无疑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中亚在此后长期无力反抗的最大因素,便由此而来。

就如同后来的马其顿征服者一样,波斯人从居鲁士时代开始,就对中亚进行了军事殖民。一些老兵被安排在当地建城,因分配到了城市周围的土地作为私产。尽管波斯人的殖民规模较小,影响力也看似不如希腊人,但却开创了有效管理中亚的新模式。这让他们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个真正统治那里的帝国。

波斯的策略其实也非常简单务实,那就是在开垦田地的同时,牢牢控制住大部分水库和大坝。

因为在中亚各地,定居点大部分都位于绿洲和水源附近。离开了定居点的辐射范围,则可能进入荒漠或未开发的区域。在技术水平有限的条件下,沿着固定水源或大河建立据点,是最为划算的事情。这些彼此相隔却又相通的城市或要塞,也成为了商队和旅行者的必经之地。同样也是游牧化部落获得很多物资的市场。

所以,波斯人只需要控制几个大城市,并开发更多规模的灌溉系统,就足以将更多地方掌握手中。但由于大部分人还是更愿意去较为富庶的两河流域或埃及,所以真正去到中亚的殖民者总是数量不足。解决之道,就是宁可放弃某些有较强势力的城市,也要控制附近的水库。

这样,无论城里的土著多么有钱有兵,也必须定期向波斯殖民者纳贡。一旦税款在规定的期限内没有缴足,水库的控制者就会以各种手段来蓄水不放。特拉布宗体育对于非常依赖天时耕作的农民而言,这无疑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而土著居民一旦决定反叛,那么在强大的波斯军队抵达前,他们的天地和家产可能已经被开闸的水库管理员所摧毁。虽然在今天留下的有限记录来看,并没有出现这种同归於尽的可怕案例。但历史上的中亚土著们,一定会在愤愤不平之余,体察到这柄选在头上的达摩斯克之剑。

居鲁士时代就开始的军事移民政策,还在原有的定居点之外又新建了一批殖民城市。一些用于防御固定关口和道路要冲,另一些则纯粹为了控制原有的定居区域。每一座新城市的落成,就意味着新的灌溉农业出现。这让殖民者可以自给自足,不必完全依赖原住民物产。新落成的水库或大坝,也让帝国的代言人可以更为精细的掌握地区内的广大人口。

或许有人会说,中亚的定居点数量有限。管的了城镇人口,又如何影响周边的游牧部落?答案也非常简单,游牧势力的很多物产就来自同绿洲农业城市的贸易交换。如果波斯人已经控制了全部的农耕地区,也就掌握了威慑游牧势力的贸易战优势。何况帝国经常从游牧部落中招募合格的辅助骑兵,间接达到了笼络部落势力的目的。

最后,中亚各地的绿洲城市外围,都存在数量庞大的半农半牧部落。这些部落根据季节转换,游走在几个固定的草场之间。他们和农耕地区接触密切,对于农业产出与贸易的需求也更大。所以,控制水库的波斯人也完全可以控制草场的生态环境,让这些人同自己合作。在帝国历史上,有大量被调往西方作战的骑兵,主力就是他们。

因为在这种策略之下,诸如撒马尔罕和木鹿一类的地区主要城市,不再是影响当地经济环境的主要因素。即便有波斯大王任命的总督常驻,也不过是为了方便安置必要的管理人员。真正能执牛耳的关键性力量,是那些控制水库与大坝闸门的军事开垦团。他们的存在,让地区内的权力结构,也发生了一定的变化。

但从宏观层面来看,这种貌似去中心化的布置,实则是为了建立垄断与影响力更大的中心。因为所有的开垦军团都与地区总督一样,对远在苏萨或巴比伦城的波斯君主,俯首帖耳。地区内原有权力顶层和经济中心的被稀释,恰恰方便了波斯大王对该地区的控制与管理。因而在波斯帝国存在的两百多年里,中亚地区一直鲜有叛乱出现。波斯帝国特有的贵族笼络策略,在这方面也有很重要的作用。但没有大棒在手,胡萝卜又怎么会显得甘甜可口?

熟悉波斯历史与政治制度的亚历山大大帝,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他在控制中亚的过程中,就建立了数量众多的希腊城市,驻扎了大批退役老兵和战俘。

希腊人用更新的技术,将更多中亚的土地开垦出来。但他们也太过专注于城市化的文明传统与内部斗争。结果在内部实力出现损耗后,很快就被新一轮南下的蛮族控制。蛮族军队不一定能攻克很多设防城市,却可以在劫掠乡村后再摧毁水库与大坝。这就让中亚的希腊化国家,再无复兴的经济实力。各个城市最终只能成为游牧势力的附庸。

一直到今天,水库与大坝都是非常重要的工程建设。一个小小的水库,也会成为影响一大片地区的关键因素。这也让我们在反观历史时,不由得为2000多年前的古代智慧而折服。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ejinib.com/,特拉布宗体育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