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坛10大德比之六:伊斯坦布尔德比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ejinib.com/,特拉布宗体育

距离皇马和马竞的欧冠决赛只剩下6天的时间了,3年之内欧洲最高舞台的对决第二次出现马德里同城德比的身影。是的,德比在足球比赛中总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因为这是一项竞技运动,一支球队与另一只球队的较量,双方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赢球,但有些比赛胜利的意义要远超其它。在重要德比战中获胜的感觉独一无二,有时候它能帮你拿下联赛或者杯赛的冠军,让你升级或者让对手降级,但所有的这些,都不如一场德比的胜利来的更有意义。

本期将为大家介绍的是费内巴切VS加拉塔萨雷的土耳其德比,或者说伊斯坦布尔德比。相信关于这两支球队的火爆德比大家早就有所耳闻,在具体展开之前我们先来说一个发生于德比之中的小事件。1996年土耳其杯,在费内巴切的主场,加拉塔萨雷战胜死敌勇夺冠军,赛后曾经在利物浦效力过的主教练索内斯将加拉塔萨雷的队旗插在了费内巴切主场的中间。关于插旗子这件事情最著名的莫过人类第一次登上月球之后宇航员阿姆斯特朗在月球表面插上美国国旗,但对于加拉塔萨雷的球迷来说索内斯的举动可比在月球插面旗子酷多了。

“这不是我做过最聪明的事情,”索内斯在谈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是如此回答。“当我把旗子插好,一转身就发现远处有不少球迷试图冲进场内来找我。”谢谢索内斯,至少他在向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致敬的时候没有受伤。当然,这其实并不是一次致敬,苏格兰人只不过是回击费内巴切主席,对方说索内斯在做完心脏直视手术后变成了一个残废。

追本溯源,加拉塔萨雷是由伊斯坦布尔贵族学校加拉塔萨雷高中(相当于伊顿公学存在的学校)的老男孩们建立的,这所高中拥有400年的历史,全法语教学,特拉布宗体育为奥斯曼帝国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精英人才。那是在1907年,阿里·萨米扬说服了他一群朋友成立一支足球队,很快足球就在这里流行开来,他们甚至会把自己鞋子上的真皮割下来修补皮球。

“你们都是一帮X子养的!”加拉塔萨雷球迷在看台上如此歌唱,唱到激情之处便拆下座椅举在手上继续加油。在2015年10月份的欧冠小组赛中加拉塔萨雷2-1击败本菲卡,主队球迷散场时一路高歌,歌词大意却与本场胜利无关。特拉布宗体育歌词里出现的高频词汇是“费内巴赫切”,仔细一听,大概意思是“加拉塔萨雷是冠军!费内巴赫切,不要哭!”一天后的欧联杯比赛,费内巴赫切队球迷也在赛后唱着类似的歌曲,不同的是,两支球队的名字在歌词里互换了一下位置。

1918年凯末尔参观了位于马尔马拉海岸的俱乐部基地,这一时刻也被写进了费内巴切官方历史。

这也是老费内巴切球迷的骄傲所在,因为俱乐部在土耳其独立战争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们都为此自豪。

不过,近百年前的历史对于如今的土耳其德比已经影响有限,“其它一些著名德比可能包含了宗教对立或者阶级对抗,但是在土耳其,情况却并不一样,”一名球迷在接受采访时如此表示。“在这里选择俱乐部更像是民主的公民权,任何人都可以成为任何俱乐部的支持者,每家俱乐部都回去竞争每一个新生儿。”一位叫坚克的球迷说,

“在土耳其,你可以离开自己的家乡,换掉自己的老婆,改变自己的信仰,但不能背叛自己的球队。我从一出生就是加拉塔萨雷的球迷,如果哪一天我不支持它的话,我父亲会把我逐出家门。而一旦我支持费内巴赫切,则意味着对整个家族的背叛。”

有一次雷维沃在医院接受住院治疗,大批球迷聚集在病房外,并且打着“叛徒”的旗帜对他表达不满,几个月后雷维沃离开了伊斯坦布尔回到了以色列。

两队之间第一次出现紧张对峙是在1934年,双方队员于中场休息时大打出手,最后一场好好地友谊赛被迫取消,发展到现在,这两队的球迷早已遍布全世界。为防止出现暴力斗殴,土耳其足协近年来规定伊斯坦布尔三强(另一支为贝西克塔斯队)之间的比赛,禁止向客队球迷出售球票。因此在国家德比的比赛日,两队球迷便很识趣地待在自己的地盘里,不越雷池一步。可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有怨言。

“看看意大利,看看希腊,你能告诉我哪里的德比不往场内丢东西吗?那些出台禁止客队球迷观看的比政策的人就是傻X,那怎么可能呢?我们的看球哲学就是,德比不应该威胁到生命安全。”一位球迷如此说道。“有的人甚至会禁止客队球迷身穿着球服进场,这怎么可能,那是球队文化的一部分。”

“忘了格拉斯哥,忘了巴塞罗那,这就是全世界最大的德比!我从12岁开始就没错过一场这种比赛,我不喝酒不抽烟,攒下所有的钱只为了看这场比赛”一位长途跋涉870公里从叙利亚边境赶过来观看土耳其德比的球迷如此说道。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