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帝国与汉朝的交往是基于什么样的社会历史环境?

公元前二世纪到公元二世纪,罗马帝国和汉朝都是当时世界文明中突出的代表,都对其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罗马帝国由一个以城立国的小国发展到一个地跨亚非欧的大帝国,

罗马建立的行省制度、罗马设立的法律、形成的风俗习惯不仅影响当时的西方,甚至蔓延到现在的许多地区。与之遥遥对立的亚洲东部的汉朝,在秦朝灭亡后再次统一中国,使中国对外的影响力提升到一个新阶段。

其统治思想由法家思想占主导转变为以儒家思想占主导,此后,儒家思想的地位虽有反复,但是已经深深融入中国人的骨血,就像希腊罗马文化对当今西方基督教国家的影响一样。此时,罗马帝国与汉朝的人口、经济和文化也发展到新的高度。

在峡湾交错、岛屿散落的地中海,罗马只是意大利半岛中部台伯河下游河畔的“蕞尔小邦”,而后几经征战,终于成为“地中海沿海的文明巅峰、欧洲文化的源头之一,与世界众文明交相辉映”。

在古代中国被称为“大秦”:“即‘大中华’,一个靠近地球西端的遥远王国”。依据西方考古和历史资料可知,罗马是由维兰诺瓦文化中的拉丁人的一支创建的,“其建城时间与瓦罗所说的公元前753年基本一致”。

接着,罗马经历王政时代(公元前753-前509)、共和国时期(公元前509-前27)、帝国时期(公元前27-公元476)而走向辉煌,成为欧洲人口中“光荣的希腊,伟大的罗马”。

具体来说,古罗马发源于意大利拉丁姆平原的北部,台伯河左岸。由于距海较近,受典型的地中海气候影响,冬季温暖湿润、夏季干旱少雨,“没有大雪,也没有大风暴。拉丁姆土地肥沃,在台伯河入海的三角洲地区有沼泽,适宜草木生长。台伯河下游因为有内拉河、阿涅内河等支流的汇入,总集水面积较大,因此可以实现通航,一定程度上便利了当地的陆上运载。

但是,相比拉丁大部分城市,台伯河时常泛滥,近郊水源有限,罗马城的地理环境称不上得天独厚,其主要作物小麦、橄榄、无花果和葡萄也并非称得上繁茂。而历史却选择了罗马,并让罗马从最初的默默无名不断壮大,最后成为地跨亚欧非的大帝国,以及慢慢建立与中东、东亚的关系,这一切都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首先,罗马周遭港口较少,罗马处于台伯河入海口附近,为其提供了人文优势;其次,以台伯河为屏障,易守难攻,罗马通过与拉丁人等的结盟,有利于其防范北方部族的侵扰。最后,在航运的刺激下,罗马开始对进出口货物征税,并非常重视桥梁建设和城市装备,为其后的城市争夺、对外扩张储备了力量。

因此,到公元前三至前二世纪,罗马的控制范围已经慢慢跃出意大利,并且,其不断扩张的领土和人口使其社会经济和奴隶制得到较大发展。此时,大田庄兴起,出现相当规模的手工业作坊。在公元前三世纪初,罗马出现铸币,其商人因为善于经商、长于包税和信贷等业务而悄然崛起,成为罗马富有的骑士阶层。

罗马也经过三次布匿战争、马其顿战争等,已经基本控制了西、东地中海地区,建立起横跨欧、亚、非的霸权。至公元前31年,屋大维打败安东尼,克罗巴特拉七世被俘自杀,埃及也被纳入罗马版图。那时,埃及与印度已经有一定规模的往来,当埃及隶属于罗马时,则更加方便了当时的罗马人、希腊人加强与东方,尤其是印度的关系。

公元前27年,屋大维获赠“奥古斯都”"称号,标志着罗马元首制建立,罗马也正式从共和时代进入帝国时代。其中,人们常常将罗马帝国划分为前期帝国和后期帝国。本文主要探究的范围是罗帝国的前期(公元前27-公元284)。

在这个时期中的图拉真时代,罗马帝国的版图达到了罗马帝国历史中的最大。此时,整个罗马帝国相对安定,社会秩序稳定,社会经济不断进步。

农业中,罗马采用轮作制,提升了土壤肥力,还发明犁、割谷器,引进小亚细亚的水磨等;手工业分工也更加细致,金属冶炼、玻璃制作、皮毛制品等迅速发展和远销;罗马皇帝的时间越来越多“投入到边境事务”中,商业在农业、手工业的带动和国家的促进下越来越活跃,内陆河运、海上航运和陆上商道等贸易兴盛,跨行省、跨国、跨洲贸易商队络绎不绝。

“东方”一词更是激起当时的罗马人的无尽想象,这“在罗马人心目中成为另一特殊世界”。加上那时的罗马人对东方经济文化十分追捧,尤其是“赛里斯”的丝绸,印度的香料,东方先进的铸铁技术、特色的文明等,极大地刺激了罗马人以及诚服于罗马的人们不断向东方探险,探索更直接的沟通渠道进行经济文化上的交流。

“在中国,最早的城市社会通常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500到1500年的时候。”到汉朝,中国成为当时亚洲的强国,西方史学界常常将之与罗马帝国并举,称为汉帝国。

中国在西汉初年以前,与欧洲几乎全无交往。“对他们(罗马人)来说,这个亚洲最东端的地区‘不容易接近而且‘很少见到来自那里的人’”。因此,这也使得欧洲人民参观他们非常向往的“赛里斯”、“丝绸民族”变得困难。

直到张骞两次出使西域,才最终揭开了中国与极远的罗马的关系的序幕,现代所说的贯穿亚欧大陆的交通路线也才慢慢被东西方国家和地区广为接受。西方历史学家希特威尔曾说:“古代的中国文明举世无双、版图巨大,在这个国家里,人们只有走到国家的极远边境,才可以找到能与之媲美的别的文明……

在古代社会中,中国并不逊色于希腊罗马,甚至能找到与罗马一样强劲的军队和与希腊一样璀璨的文化。”由此可知,在我国两汉时期,中国文明在世界文明中占据重要地位,并对西方社会产生重要影响。

与罗马的地理环境相比,汉代中国的气候相对温暖,物种也相对繁多些。汉朝整体气候以温带,亚热带气候为主,四季分明,夏季高温多雨,冬季相对寒冷干燥。以公元前二世纪之前,气候相对转寒,古籍《孟子》《管子》记载的小麦的收获时间可为例证;公元前二世纪之后,也就是西汉中期到东汉末期,中国东部转暖,与现在大体相当。

西汉都城长安有八水环绕,气候也是温暖湿润,雨量适中,植被茂密。因此,汉高帝刘邦打败项羽后,听从众人意见,将长安定为都城就不足为怪了。

但是,也因为这样的历史和环境原因,汉朝政府与罗马上下积极开拓帝国疆界、从事海外贸易、进行域外探险不同,对域外探险和贸易有一定程度的限制,从而造成了西方世界眼中的“赛里斯人虽然性格温和,但却像野生动物一样避开了人类其他民族,只等待贸易的商人主动来找他们”的刻板印象。

西汉初期,“自天子不能具钧驷,而将相或乘牛车”。中期,尤其是武帝刘彻时期,由于有了前面几代皇帝的积累,汉朝国力达到顶峰,西汉也开始了对外征战,威名远扬。但与此同时农民负担加重,偶有起义。

公元8年,王莽自立,建立新朝。直至公元25年,东汉开始。其前期统治者着力消除地方势力,恢复西汉荣光,开始“度田”,清查人口,缓解土地兼并问题,使社会经济得以发展。对外采取“以夷制夷”“以夷伐夷”的策略,缓解边境冲突,为商人、平民的远途贸易提供条件。

由于汉朝与西方、尤其是希腊罗马文明有着各不相同的自然地理基础,古代中国人对外开拓探险的方式与西方有较大的不同。吕思勉先生曾说,“中国人是以闭关自守著闻的……至于国民,初未尝有此倾向”其中“玉石之路”“斯基泰贸易之路”“草原之路”的开拓可见一斑。

在两汉时期,中华民族对外探索、对外经商的能力也不逊色于其他民族。根据历史文献和考古发掘,公元前二世纪前后,中国人民因为生活需要或者政治需要,通过戍边、经商等途径,大量人口进入西域、南洋等地区,一定程度改变了当时中国周边地区民族的分布格局。随着古代中国对外交流途径的丰富,汉朝与罗马帝国进行经济文化往来的可能性也不断提升。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ejinib.com/,罗马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