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拉米斯之战:一场促使波斯帝国向希腊人妥协的失败偷袭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ejinib.com/,罗马

公元前453年,雅典因远征埃及的失败而陷入危机。由于波斯帝国已成功收买到强邻斯巴达的合作,使整个提洛同盟都陷入了两面受敌的重压之下。于是,决策层企图将战火重新燃回塞浦路斯,以便在大战略层面寻求突破。

作为古代地中海世界的重要铜矿产区,塞浦路斯自青铜时代起就沦为多方势力都想染指的地方。但由于早期的航海技术有较大缺陷,才让土著们免于整体性的大规模入侵。直到铁器时代虽大批驾船南下的海民开启,也只有少量迈锡尼文明的后裔在当地成功扎根。至于时间更为靠后的腓尼基商船与城邦时代的希腊人,也无法凭一己之力就吞下庞大岛屿。当然,本地居民也分散隶属于不同城邦国家,没有太过统一的中央指令结构。

到了公元前6世纪,波斯帝国的崛起迫使塞浦路斯人主动选择依附,从而面临着将远高于过去的赋税压力。这让不少亲近希腊人的君主选择跳反,并一度将大部分波斯驻军都驱逐出去。虽然最后还是遭至惨败,却大体维持住原有的自我管理体系。当大王薛西斯一世决心征服希腊,这些别无选择的藩属又只能为帝国舰队贡献出不少船只。

然而,随着波斯大军在希腊半岛铩羽而归,东地中海的旧格局也受到了极大撼动。雅典方面很快就在公元前478年反攻塞浦路斯,掠夺走大量由波斯府库收纳的战利品。随后又定期出兵到访,专门打击那些选择与帝国保持亲善关系的土著王公。由于波斯人先后失去了在色雷斯的基地,也在北面的小亚细亚沿岸被击败,所以暂时无力顾及海岛局势。但希腊人也努力避免被牵制在那里,主要将宝贵兵力投入更为重要的战区。

直到公元前460年,提洛同盟才终于下定决心控制住塞浦路斯局势。但舰队前脚抵达当地,来自埃及的使者便已同雅典决策者们达成互助协议。于是,整支远征军被重新部署到尼罗河流域,从而失去了拿下海上大岛的最佳机会。等到这些人在孟菲斯城下一败涂地,才匆忙想起自己派兵远征的初心。于是就召回了先前因指挥不利而遭流放的名将西蒙,并叫停了已经同斯巴达人爆发的战争冲突,再次聚拢兵力挥师海上。同时,也要求他们再肩负起支援埃及战场的任务,从而为稍后的失败埋下关键性伏笔。

公元前451年,200艘提洛同盟的三列桨战舰抵达塞浦路斯。但尚未有进一步动作,就又接到了埃及起义者的强烈求援。西蒙只能分出其中的60艘人马南下,支援被波斯人团团围困的同僚友军。结果,这支分舰队在进入尼罗河不久,便遭严阵以待的腓尼基-波斯联军偷袭。大部分人都被杀死或俘虏,唯有几艘落网之鱼得以逃回了报告此事。

此时,西蒙的远征军已绕行制塞浦路斯岛南部,开始围攻那里的最大城市–克提昂。但在提前分兵的情况下,全军的规模和补给都不免受到影响。加之当时的希腊人还并不精通先进机械制造,所以就只能依靠最原始的方法包围敌城。有的士兵很快就因缺医少药而患病,随即又逐步蔓延至整个营地,并成功感染了主帅自己。眼看自己不可能再完成任务,这位后希波战争时代的雅典大将便要求左右人秘不发丧。还在断气前留下最后指示,要他们重新撤退到岛屿东部的萨拉米斯暂避。

事实上,从后来的局势发展来看,西蒙的决定很有先见之明。因为就在希腊人登陆塞浦路斯的同时,重新整编的波斯帝国海军也已准备好将他们一网打尽。出于严重的不信任,他们不再征召那些生活在小亚细亚西部的希腊城邦助战,而是更为仰仗腓尼基人、乞里西亚人和岛上的潜在同盟。其中,腓尼基与塞浦路斯人都有组织大规模舰队经验,也不乏使用希腊式装备的重步兵力量。乞里西亚则向来盛产海盗,内陆附庸又模仿波斯风格改进自家武装。所以让这些人来执行突袭任务,远比帝国治下的其他族群要方便且好用。他们也很自然的选择在萨拉米斯构建营地,在保持埋伏状态的同时,顺利截断对手的后方通讯。

整整一个月后,雅典与提洛同盟军的舰船果然沿海岸靠近萨拉米斯。只不过在大部分士兵与海员那里,还不清楚自己的主帅早已归西。军官团们依旧用西蒙的名义发号施令,也让熟知其事迹的部下们充满信心。由于当时的三列桨战舰普遍体积有限,无法在运输士兵外再留出多少空间装载补给品,所以平均每天都需要靠岸休整。而恭候多时的伏击者们,也早已在水陆两头都做好了准备。

然而,本应轻松拿下的伏击策略,却很快因波斯舰队的诸多缺陷而以失败告终。首先就是腓尼基与塞浦路斯人的单兵搏击能力严重不足。尽管他们可以建造出不输于希腊人的合格战舰,披上防护性能完全一致的同款盔甲,却就是无法在狭路相逢的甲板上获胜。因为前者大都是偶尔参战的职业商人,后者则是很少出海的土地小贵族。所以面对由中产公民阶层为主的希腊重步兵时,大都丝毫占不到任何便宜。乞里西亚海盗则往往是优秀的轻装标枪手,更难在残酷的跳帮战中有太多作为。最后,以上这些群体都缺乏彼此间的共同语言,仅仅是因为臣服波斯而被强行捏合在一起。所以在战场上也缺乏配合的意识与动力,只能各管各的勉强应付了事。

同时,类似的情况也在海岸边同步上演。伏击者攻击了部分开始登陆的希腊战舰,但同样为立即反扑的希腊重装步兵打退,完全失去了先前预想的双面夹击效果。巨大的伤亡也让他们不敢再发起追击,只能目送雅典人和自己的盟友一同突围离去。而且直到最后,几乎所有的提洛同盟军都还不清楚,深受自己信赖的主帅早已在战前成为一具尸体。此后,他们又接到了来自埃及的噩耗。于是调头赶往北非的昔兰尼加半岛,将在外征战10年的幸存同胞们接回故土。

由于萨拉米斯之战的伏击失利,波斯大王阿尔塔薛西斯决定结束同希腊人的战争。他派出一支由卡利亚臣民为主的使团,造访雅典进行和谈。稍后,对方也派遣使节来同自己亲自会面,罗马并就边界的划分问题讨价还价。最终,双方就以下条款达成共识:

3 波斯帝国的舰船将不能绕过卡利亚半岛或博斯普鲁斯海峡,等于是被完全隔绝在爱琴海之外。

毫无疑问,上述条款基本都不利于波斯方面,并且足以让雅典的政治影响力空前高涨。虽然庞大的帝国不可能心服口服,却也迫于局势而渴望喘息之际。这才愿意满足如此不堪的条件,以便等条件成熟再予以推翻。从某种角度来看,这次妥协也更有理由被视为希波战争的真正终点。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